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它山之石 / 正文
刀刃向内 武汉破司法所人少事多之困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02日 点击量:

因遗产继承问题,84岁的蒋婆婆来到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工人村街青和居社区“顺顺吧”。

蒋婆婆老伴今年91岁,二人是再婚夫妻,双方子女对这桩婚事并不满意。担心老伴百年之后自己的生活无着落,蒋婆婆忧心不已。

“得知她与老伴感情挺好,我们建议她可以让老伴立遗嘱说明其去世后财产分配。”工人村司法所首席调解员万雪青说,听了建议,蒋婆婆离开时很满意。

84岁的婆婆遇到问题晓得找依法解决的途径,这让青山区司法局工人村司法所所长桂美珍很欣慰。“像蒋婆婆家这种涉及遗产分配的问题,不处理好,等到事情发生了,很可能演变成疑难矛盾。”她说,蒋婆婆的“觉悟”,得益于青和居社区“顺顺吧”的名气,也说明社区律师等“以案说法”工作见到了实效。

青和居社区“顺顺吧”,是武汉司法行政机关坚持刀刃向内,推动力量下沉,充分发挥社会和谐稳定“第一道防线”作用的缩影。

连日来,《法制日报》记者深入武汉多个司法所采访,发掘武汉破解司法所“人少事多”进而不断提升新时代司法所工作水平的有益探索。


力量下沉治未病


“我的小孩在学校受伤,学校肯定要负责!”

9月28日,家住青和居社区的王先生怒气冲冲地来到“顺顺吧”社区调解室,希望为孩子讨回“公道”。

高考前10天上体育课打篮球时,王先生的孩子不慎摔倒,手臂骨折。

看到一脸怒气的王先生,“顺顺吧”社区调解室值班律师曹峰请他先坐下,为他端上一杯水,耐心地询问相关情况。

“你儿子已成年,在学校打篮球期间摔伤,学校对此并没有过错,学校已承担了一定责任,就算打官司你也没有胜算。”曹峰入情入理地帮王先生分析。

青和居社区是武汉市最大的公租房小区和大学生租赁房的集中地,辖区矛盾纠纷复杂。

青山区司法局工人村司法所充分发挥职能作用,推动司法行政工作力量下沉,在青和居打造“顺顺吧”社区调解室,配备了1名专职人民调解员和5名社区律师。

“‘顺顺吧’就是顺心、顺气、顺情绪的地方。群众有什么怨言,都可以来这儿。我们坚持预防为主,每天安排专职律师轮流值班,消除群众心中疑惑,避免纠纷发生。”桂美珍说。

关口前移治未病。在青和居社区,专职人民调解员、社区律师与社区工作人员还通过“天天敲门组”定期排查矛盾纠纷。

“商品房买卖中定金罚则和赔偿损失可以并用吗?”“得不到财产就不赡养行不行?”“离婚协议还能反悔吗?”……针对社区居民在日常生活中普遍遇到商品房买卖、婚姻继承、子女抚养等问题,工人村司法所精心编纂了《以案说法》手册,引导人民群众依法维权,避免纠纷发生。

“案例普遍在600字以内,短小精悍说理透彻,很受居民欢迎,有效提升了他们的法治意识。”桂美珍说。

武汉全方位推动人民调解组织建设,基本做到了“哪里有纠纷,哪里就有人民调解组织”。

目前,武汉市共建立人民调解组织3439个,其中区级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68个、街道调解组织168个、社区(村)调解组织3142个,大型商圈、集贸市场调解组织38家,其他调解组织23家。

武汉还坚持矛盾纠纷排查进综治网格、进社会治理最前端,最大限度将矛盾吸附在当地。

统计显示,武汉市人民调解组织今年共调解纠纷55937件,调解成功55898件,成功率达99.93%。


各方共赢聚合力


因退彩金达不成一致,蔡某和“妻子”张某大打出手。

2016年4月,蔡某向张某提亲送彩礼10万元。同年7月,两人意欲分手,但因彩礼退不退的问题双方大打出手。双双报警。

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分局江汉经济开发区派出所将两人带回所里调查询问。

获悉情况,江汉经济开发区派出所驻所人民调解员、湖北元本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庄红玉安抚双方情绪、宣讲了有关法律规定。

最终,女方同意退还男方7万元。

“多亏了人民调解这朵‘东方之花’,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接受采访时,武汉市江汉区司法局汉兴司法所所长胡丽娅说。

近年来,汉兴司法所积极推动“公调对接”工作,分别在辖区3个公安派出所开展驻所人民调解工作,在律师事务所中选聘年轻律师担任专职调解员常驻派出所负责纠纷调解。

“对律所来说,这个平台给了他们锻炼新人的机会;对派出所来说,专业的律师有助于开展调解工作;对司法所来说,这些调解员为我们化解了很多矛盾纠纷。”胡丽娅说,破解司法所人手不足问题,并不是简单地整合各方力量,而是要让各方都能从中受益、实现多赢。

汉兴司法所还进一步整合辖区人民调解员和社区律师资源,建立了一支由46人组成的“枫桥汉兴调解团队”。

“我们根据团队中每个人的特点和优点,分门别类地培养了一批‘调解能手’。”胡丽娅说。

在武汉,除了“枫桥汉兴调解团队”,武汉市武昌区司法局还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孵化“武昌睿和天下调解中心”,组成律师团队成功调解重大疑难纠纷529件。

记者了解到,目前,武汉市有62个公安派出所、13个公安拘留所和6个区级人民法院设立了调解室;已出台访调对接工作意见,信访事项人民调解委员会已在两个区挂牌试点。


规范建设减增量


因矫正牙齿而深陷“校园贷”,大三学生校内跳楼自杀。

事发后,武昌区司法局杨园司法所迅速启动大调解工作机制,街道综治办、公安派出所、工商所等同步行动——

派出所搜集证据,排除学生他杀可能;工商所调查涉事美容整形机构,依法对其违规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司法所组织校方与从外地赶来的学生父母协商解决后事。

“一切事情都要弄清楚做规范,否则就容易出现反悔。”杨园司法所所长雷鸣说。

学生家长最终接受儿子因校园贷跳楼自杀的事实,并与校方达成和解。

“经我们调解之后,很少有当事人反悔。”雷鸣认为,这与该所着力加强规范化建设分不开。

牛皮封面的调解卷宗内,调解申请书、风险告知书、调解笔录、证据材料、调解协议书、回访记录等装订整齐。这是记者在杨园司法所看到的一份人民调解卷宗。

“为了防止当事人反悔,在签订正式协议之前,我们会给他们一份草稿,让他们充分讨论,确定之后再签字。”雷鸣说。

武汉在湖北省率先出台了《武汉市人民调解委员会规范化建设指导标准》,在全市开展对标创建及分批分类验收工作;全面规范工作机制和工作流程,逐步规范机构和队伍建设标准,探索实施人民调解员分级管理;组织编写了《人民调解卷宗制作指南》,进一步规范卷宗制作。

截至目前,武汉已对135家街道和行业性专业性规范化调委会进行了授牌。


信息技术提能力


小松脂差点惹出大麻烦。

今年上半年,武汉市青山区钢花村街120社区小广场旁的一株松树滴油脂落在小广场的塑胶道上,影响了居民日常开展活动。附近居民有怨声,有的还打“市长热线”投诉。

在青山区司法局钢花村司法所的“武汉市人民调解系统”上,120社区群众反映松树滴落油脂影响开展活动的信息也有增加。

这引起了钢花村司法所所长亢铃的警觉。

核实相关情况后,亢铃立即向钢花村街道综治办反映情况。街道综治办随后联系园林等部门修建松树,困扰居民的油脂问题得以顺利解决。

登录武汉市人民调解系统,“登记纠纷”“待审核纠纷”“待办纠纷”等内容在首页上一目了然。

“通过系统,我们能轻松统计各个社区矛盾纠纷调解数量,制作社区民调工作优胜榜,调动起各个社区化解矛盾纠纷的积极性。”钢花村司法所首席调解员周琳芳说。

据统计,今年1月至9月,钢花村司法所共调处各类矛盾纠纷共计485件,调解成功率达100%。

“通过武汉市人民调解系统,我们能对辖区矛盾纠纷情况做到心中有数,比如说高发纠纷是哪些、起因都是啥。有了这些分析,我们的工作重点就有了方向,会有意识采取一些提前预防的措施防范类似矛盾纠纷再次发生。”亢铃说。

如今,在武汉,信息化早已贯穿于人民调解、社区矫正、普法宣传等司法所各项工作之中。

今年端午节期间,钢花村司法所社矫人员陈飞(化名)带孩子到位于武汉与鄂州交界的红莲湖地区看望外婆。没成想,刚到不久,陈飞的手机开始报警,提示他所在位置已“越界”。

“我一直以为红莲湖在武汉境内。当时已没有回去的车,第二天一早我搭首班车回汉。”陈飞说。

待陈飞回到武汉,亢铃和钢花村司法所社区矫正专职社工程菲菲约谈他,对其擅自离开武汉给予训诫。

“幸好有社区矫正安置帮教信息化管理系统,不然光靠我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程菲菲说,该系统有效整合了公安、法院、检察院和民政等相关部门数据,通过系统模块运行,实现了工作数据的分类检索和分析预警等功能。

在此之前,武汉已经通过手机定位、电子手环等技术,搭建起市、区、所三级适时监控的“电子围墙”,可随时掌握社区服刑人员的实时位置和行动轨迹。

与此同时,借助“互联网+”,武汉着力打造矛盾纠纷化解信息化平台,推动实现案卷全录入、全员全运用、数据全共享。目前,武汉通过电脑端和手机端已录入案例数据30583条(件)。

“信息化是新时代司法所建设的发展方向。随着数据积累,我们将强化大数据分析运用,为党委、政府决策提供决策参考,为群众提供更精准法律服务,不断提升全市司法行政工作能力和水平。”武汉市司法局局长关太兵表示。

                                    (转自《法制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