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帮矫正 / 正文
[转载]浅谈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的教育管理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09日 点击量:

2017年12月,自贡市富顺县司法局接收了一名港籍社区服刑人员,这是自贡市接收的首例港籍人员。面对这一新情况,如何加强对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的教育管理,成为了我们做好社区矫正工作的新课题。为严格执行《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四川省社区矫正实施细则》等规定,自贡市司法局组织富顺县司法局和富世司法所,就涉港社区服刑人员监督管理、教育矫正、社会适应性帮扶等工作进行了全面的回顾与分析,以期为加强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的教育管理提供借鉴。

一、涉港社区服刑人员的基本情况

(一)基本案情

何某,男,1978年12月出生,初中文化,系自贡市某公司职工,户籍地为中国香港,出生于富顺县,现暂住在富顺县富世镇某小区(其父母所购房屋内),因涉嫌犯销售假药罪,于2016年7月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变更为取保候审。

此案由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何某在2015年6月至同年11月期间,明知自己从其他淘宝网店购买的香港某品牌系列药品均系未取得我国进口药品注册证书的情况下,仍购进这些药品并在其开办的“某某小店”淘宝网店内进行销售。截止案发,被告人何某共从上线A某(另案处理)处购进某品牌系列药品合计人民币144053元,盈利约15000余元。案发后,何某清退犯罪所得15000元。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何某明知是未经批准进口的假药而销售,其行为构成销售假药罪。法院依法判处何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九万元,缓刑考验时间:自2017年6月21日起至2018年12月20日止。

(二)何某港籍身份的由来及生活现状

此案审前,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人民法院给富顺县司法局发来关于何某的审前社会调查评估委托函,县司法局指派富世司法所对何某的现实情况进行走访调查。据查,何某原籍富顺县,于2011年在深圳打工时认识前妻,与香港籍的前妻结婚后将本人的户口迁入香港籍,但是没有永久居住权。半年后离婚回大陆与现任妻子结婚,并育有一女,其父亲是退休工人,母亲中风后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兄长常年在外打工,家人迫切希望何某回家照看老人。综合以上情况,富顺县司法局出具适宜纳入社区矫正的调查评估意见。

二、涉港社区服刑人员的教育管理情况

在港籍社区服刑人员的教育管理工作中,富顺县司法局、富世司法所牢固树立忧患意识,细化管理措施,优化人情关怀,在加强经常性社区矫正措施基础上,实行人性化管控和边控相结合,探索全方位网格化管控模式。

(一)合理安排日常矫正

通过走访调查,实地了解何某在本辖区的家庭成员情况,境外亲戚朋友、月平均收入、主要社会关系、近期的打算、遇到的困难等,合理安排报到时间,在不影响其正常经营或工作的情况下组织学习教育义务劳动,减少矫正人员的经济负担,让其稳定放心安排好工作生活。通过核算政治、经济、家庭“明白账”,给何某明思想、说问题、讲法规,创新教育方式方法,提高矫正质量。

(二)切实加强科技管控

针对何某的港籍社区服刑人员特殊身份,认真落实信息化监管措施,运用录音笔、照相机、手机、定位腕表等对其行踪进行监控,努力在每一个执法环节,每一起执法案件上确保规范运行。利用矫正小组和司法所网格化管理优势,加强司法助理员、社区管片民警、社区干部、社会工作者、监护人进行五位一体的网格式监管,及时掌控活动轨迹,防止出现脱管漏管的事件发生。

(三)依法依规限制出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法》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社区服刑人员何某属于法定不批准出国(境)人员,司法行政部门采取有效措施限制其出境。自贡市司法局、富顺县司法局每三个月向省司法厅申报,通过省厅和相关部门衔接,向省武警边防报备,对何某进行不准出国(境)边控,确保其不能出境。何某的香港居民身份证到期,何某申请请假由其本人回香港办理。通过社区矫正机构执法人员对何某进行有针对性的个别教育,让其学习相关法律法规,学习社区矫正相关规定,使其认识到服刑期间不能出境,遂委托他人代其办理。

(四)特殊身份平等管理

何某刚入矫时,情绪波动大、性格暴躁、自卑,未正确认识到自己的身份,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加上入矫的同时又失业,经常闹着外出打工,不愿意留在原户籍地,甚至对走访的工作人员怨气冲天,觉得司法所管理太严格,认为矫正机构对于特殊身份的矫正人员应该有特殊“照顾”。司法所工作人员立即对他开展严厉的批评教育,并让他明白自己的身份是社区服刑人员。对于何某的疑问,工作人员也作了耐心解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是大陆居民还是香港居民,只要触犯中国的法律,都会受到惩罚,不存在地域或身份歧视。同时,积极与何某的父亲沟通,让他做何某的思想工作,用亲情予以感化。经过一段时间的耐心教育引导,何某才渐渐从心里接受了社区矫正,按时报到,配合矫正小组完成各项任务,积极融入当地社区,争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五)思想态度成功转变

何某失业后,其妻子怀上二胎,一家人均无业,自己又患有大面积皮下血管瘤,全靠其父亲一人的退休工资生活,经济条件较困难。由于何某非常自卑,长期待在家里,不愿走出去工作,怕人们瞧不起他,了解这一情况后,司法所及时与其父亲联系、沟通,同时鼓励何某克服自卑心理,勇敢面对现实,积极接受改造,自食其力。现在,何某在大家的帮助下到一家装修公司上班,月收入四千元左右。目前,何某接受社区矫正已经一年零一个月了,通过司法所耐心细致、宽严结合、人性化的监督管理、教育帮助等工作,何某没请过一次假,没受过任何处罚,已经能很好地完成每月的教育学习和社区劳动,每周按时到司法所和社区当面报到、见面谈话,态度端正,思想稳定,能自觉遵守社区矫正的各项规定,对自己未来生活充满了信心。

三、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教育管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目前,尽管我们在探索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教育管理工作模式上进行了一些有益的探索,但实际工作中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亟待解决。

(一)现行法律依据模糊

在《刑法修正案(八)》和《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四川省社区矫正实施细则》中,目前无专门条款对港澳台籍社区服刑人员的管辖作出相关规定。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发了《关于对因犯罪在大陆受审的台湾居民依法适用缓刑实行社区矫正有关问题的意见》,也仅对台湾居民因犯罪进行社区矫正提出了指导性意见,而未对港澳籍社区服刑人员做出相应规定。并且该意见规定较原则,对现实中的具体情况、具体困难问题未具体涉及和解决,需要更细、更具有操作性的实施办法或措施。比如社区矫正执行地的确定问题,在实践中,罪犯被判刑后,无固定居住地的,原单位因其犯罪将其辞退,无企业、单位或人员愿意接受和协助社区矫正,无建立涉台社区矫正专门机构,办案单位所在地的县级司法行政机关根本无条件监管,这些情况怎么办?由县级司法行政机关兜底,社区矫正工作根本无法落实。

(二)落实矫正措施困难

接收落地难,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在接收过程中,要落实协助社区矫正的单位和人员极其困难,大多数不愿接受这种协助管理社区服刑人员的社会责任,往往工作人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向相关人员解释说服,导致办理接收手续时间长、效率低;日常管理难,社区服刑人员要定期电话报到、到所报到、递交思想汇报、参加教育学习和社区服务,由于其社会背景和工作性质的差异,极大影响档案管理、监督管理、教育矫正和帮困扶助等日常工作开展;规定执行难,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就业、就学、就医、住房等需要解决的政策性问题还很多,人户分离情况大量存在,使本就执法主体、工作主体脱离的局面雪上加霜,极易发生不假外出和居住地变更办理难等问题,造成监管风险和管理困难。

(三)实施边控操作不统一

《关于对因犯罪在大陆受审的台湾居民依法适用缓刑实行社区矫正有关问题的意见》第六条规定,“对被告人宣告缓刑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作出不准出境决定书,同时依照有关规定办理边控手续。”说明台湾籍社区服刑人员实施边控的决定主体是“法院”,办理手续的是“法院”。而实践中,对富顺港籍社区服刑人员的边控操作,由司法行政部门在办理相关备案申报手续,从司法所逐级申报到省司法厅,再到边防部门,程序繁琐,用时较长,与台湾籍社区服刑人员实施边控的申报主体也不一致。第六条规定还明确“实施边控的期限为缓刑考验期限”,而实践中,对富顺港籍社区服刑人员的边控操作,却需要每3个月申报一次,而不是一次申报“缓刑考验期限”,申报边控时间也不一致。

(四)矫正队伍专业不足

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作为社区矫正中的特殊群体,由于与大陆不同的政治、生活环境,在犯罪心理矫正、社会适应性帮扶上都需要相当专业的人员,司法所目前人员状况难以规范专业地对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开展有针对性的教育矫正工作,特别是缺乏有效的心理疏导。

四、加强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教育管理工作的建议

如何破解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教育管理工作问题,需要顶层设计和执行落实,分别从制度层面、操作层面共同解决。

(一)加快推进立法

总结全国各地社区矫正工作实践中的好做法、好模式,广泛听取多方意见,反复调研论证,制定适应当前需求的《社区矫正法》,并开辟专门章节,就涉港澳台人员的矫正内容、方式、出入境等予以明确,与《刑法》《护照法》《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等形成系统的法律体系。对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的出入境证件手续的管理主体要统一明确为公安机关,该及时收缴的要及时收缴,司法行政机关社区矫正机构予以配合。对涉港澳台社区服刑人员的边控,决定、申报和办理手续的主体统一明确为判决、决定或裁定机关,明确责任、简化程序、提高效率。统一明确边控的期限为“社区矫正期限”,申报手续应当明确为一次性办理,避免多次重复办理。

(二)强化力量配备

加强社区矫正机构人员的配置,增强教育管理力量。目前社区矫正机构设置还不规范,专职管理与教育人员配备不足。司法所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平均不足两人,农村的社区矫正力量更令人担忧,特别是还缺乏必要的执法权和执法手段,这种现状很难适应社区矫正工作新形势新任务的需要。加强社区矫正机构尤其是人员的配置,同时加强社区矫正专家库与志愿者队伍建设,以补充社区矫正工作力量,是当务之急。

(三)构建多元联动机制

加强法院、检察院、公安、司法行政、监所等部门在社区矫正工作中的横向协作,建立信息共享、协作核查、应急反应机制,针对社会调查评估、限制出境报备、落实边控、收监执行等各项工作,细化执法环节,严格法律责任,落实责任追究制度。明确各部门在各环节中应当承担的具体工作、时限、程序、违法责任、处理措施。对领导不重视、责任不落实、运行不规范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纪依规对有关责任人给予纪律处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增强联动机制的约束力,进一步推动社区矫正工作依法、规范、有序开展。